一分11选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分11选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11选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22:44:3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企业年金缴存的总数非常少,公积金如果与企业年金合并将可能出现什么情况,这条改革路径的可行性高不高,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建议降低领取失业金的门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我国当前的失业金总体情况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这个可行性不是很大,目前我们仅有2400万人参加了企业年金。但理论上还是有可操作性的,也就是说把公积金与企业年金(注:一种补充性养老金制度,是指企业及其职工在依法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,自主建立的补充养老保险制度)两个制度合并成一个,但下设两个账户,一个公积金账户,一个养老金账户,交钱是各交各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那就是说“加强地区间的互融互通,提高收益率”最容易实现,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现在一年新开户的公积金缴存职工中有一半是私企,就说明私企职工已经开始意识到了缴存住房公积金的好处。我国现在参加公积金缴存的人数是1.44亿人,其中,机关事业单位4452万人,国企2928万人,合计7380万人,这说明,“体制内”的缴存职工数量基本处于“饱和”状态。相对而言,私企的缴纳比例更低,2亿左右私企员工中,目前仅有七八千万人缴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名社会保障专家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在两会上提交了《关于发挥失业保险作用、尽快修订<失业保险条例>》的提案,让失业金真正发挥保障失业者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住房公积金是属地化管理的。那么,不同城市因为人口流动,住房市场的情况不同,就出现了经济相对发达的城市公积金不够贷,相对落后城市贷不出去的情况。这也就构成了我国公积金资金运用效率低的现状。解决的措施也不是没有,比如不够贷的城市向贷不出去的城市借,支付一定的利息,但现在没有这么操作。因此,最佳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应该是像银行那样,哪里有资金缺口就会自动流向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我们的医保体系有四个层次,第一层次是最主要的,有基本医疗保险、大病医疗保险,还有民政部门的医疗救助,这三类都是国家举办的制度,是一个层次。还有第二层次企业举办的补充性医疗保险,第三层次是个人购买的商业医疗保险和税优型商业健康保险,但这两类形式发展都不好。第四层次是指慈善公益和医疗网络互助等。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险体系严重瘸腿,第一层次特别发达,其他几个层次正在发育之中,由于种种原因,发展不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公积金统筹层次太低,贷款率高的地区(天津99.5%)与低的地区(青海78%)之间不能调剂,你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?